当前位置: 主页 > 国内资讯 > 正文

湖南省政协委员邢险峰:让最具代表性的花鼓戏剧种发扬光大

时间:2019-01-26
1月26日讯 花鼓戏是湖南省流传性最为广泛、群众基础最为深厚的地方戏,它贴近生活、通俗易懂、用幽默的手法反映真实生活的点点滴滴,百姓喜闻悦见。为此,湖南省政协委员、农工党湖南省委常委、国家一级演员、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邢险峰在政协湖南省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提交“关于湖南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增编定向培养戏剧人才”的建议,以解决湖南省在戏剧人才方面出现的人才匮乏、青黄不接等方面的严重问题。

她说: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(原湖南省花鼓戏剧院)自成立以来,创作、改编、移植上演的剧目二百多个,以编演现代戏为主,传统经典花鼓戏和新编历史剧为辅,其中《三里湾》、《打铜锣》、《补锅》、《野鸭洲》、《刘海戏金蟾》、《牛多喜坐轿》、《八品官》、《喜脉案》、《桃花汛》、《乡里警察》、《老表轶事》、《走进阳光》、《作田汉子也风流》、《我叫马翠花》、《桃花烟雨》、《湘绣情》、《蔡坤山耕田》等剧目享誉全国,多次荣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文化部“文华大奖”、 等多项国家级奖项,两次入围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初选剧目,特别是《老表轶事》荣获2007—2008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“十大精品剧目”,此举实现了湖南省在国家级精品剧目评选中零的突破。

邢险峰在建议中指出: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(原湖南省花鼓戏剧院)29人分获戏曲“梅花奖”、“文华导演表”、“文华表演奖”、“文华舞美设计奖”、“文华作曲奖”等国家级奖项,4位同志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,2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6位省级非遗传承人。2010年长沙花鼓戏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中心列为保护单位。

邢险峰委员认为:近年来,湖南省在戏剧人才方面出现了人才匮乏、青黄不接等严重问题。就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实际情况,现有核心主创人员中缺能创作出适合花鼓戏剧种的编剧;缺适合花鼓戏表演形式的导演;缺戏剧舞台设计(含灯光、道具等);缺花鼓戏音乐设计;专业的花鼓戏演员、演奏员(如大筒等)青黄不接。如2018年新创大型剧目《蔡坤山耕田》中,导演、舞美设计等主创人员均外请,演员和演奏员也不得不请已退休的老同志重返舞台,甚至行政口的同志都被安排演出抢景。据悉,湖南省花鼓戏专业表演团体没有一个是人员配备齐全的。

她在建议中认为:然而雪上加霜的是,在2012年文化体制改革中,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当时编制数171人,实际在编数102人,编外专业戏剧人员30人,在没有进行调研、通知的情况下突然编制缩减至102人,当年很多编外的戏剧人员因编制解决不了、待遇低、住房贵等现实生活原因离职,其中有些演员培养了多年,十分可惜。从2012年至今,仅仅2016年开展了公开招聘工作,增加了4名专业人才。现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实际编制数90人,50岁以上的演职员35人,其比例达到在编人员的38%,空编12人,编外46人,因政府机构调整,暂停招聘工作。

编制的大幅减少为什么会制约一个省级剧团、甚至是一个剧种的发展?其一,上述的专业人员配备不齐,102人远远不够,导致我中心找到好剧本却因人员不够而无法独立创作完成舞台作品;其二,我中心为差额拨款,编制外的专业人员因解决不了编制,待遇、职称、职级等等都不能解决,没有晋升的空间,导致流动性强;其三,中心几乎每年都向社会招聘专业戏剧人员,报名的人寥寥无几,看中的也因不能进编而不来,没有人就没有发展,单位得不到提升空间,剧种必然衰落。

剧种的保护、传承与创新需要年轻人接班,一个合格的文艺工作者最少得花8年以上的时间打磨,所以文艺人才需要梯队建设。我中心为全省的示范性院团,经多年实际经验,中心至少需要132个编制才能有效担负起重任,创新性的发展壮大湖南花鼓戏并继续享誉全国。我中心愿与中国戏曲学院或湖南省艺术职业学院达成定向培养协议,由中心招收学生60人,委托学院根据大专学历制度来培养戏剧人才,中心可派出指导老师,并提供实习机会,三年后经中心考核选拔30人左右正式进入单位工作。

为此,邢险峰委员建议:

一、必须以充足编制和资金为保障,为湖南省花鼓戏保护传承中心中心增编30人,以解决实际之需。

二、希望上级能为这批学生给予充足的教育经费。就北京而言,北京市京剧院每年财政投入2.2个忆,北方昆曲剧院每年财政投入1.8个亿,而我中心作为省级示范性院团,每年财政投入仅仅950万元左右。

三、建议上级有关部门,与其撒网投入,不如集中力量打造省内示范性剧团,让其人员、设备均齐全,让我省最具代表性的花鼓戏剧种发扬光大,让湖南省戏剧工作者们有个明确的安居乐业示范基地而奋发图强。

( 姜志雄 农工党湖南省委 王晓光)